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信用公開 > 通知公告
廈門市人社局公布2018年信用懲戒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 2019-01-03 09:33 【字体:

  近日,廈門市人社局梳理出2018年人社領域信用懲戒典型案例,並向社會公布。

  這些案例涉及工資支付、多領社保補貼等多種類型。廈門市人社局提醒,企業及個人均應嚴格遵守社會信用相關規定,以免因失信行爲給自身帶來不良後果。

  案例一:

  2018年10月,市人社部门发现陈某申请灵活就业补贴的用工单位已于2017年12月注销,根据《厦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厦门市财政局关于就业困难人员享受相关就业再就业政策的通知》(厦劳社[2009]16号)文件的规定,陈某从2017年12月11日起就失去了享受灵活就业社保补贴的资格,但是陈某仍继续享受。

  10月22日,市人社部門向陳某寄送通知函,告知其應到廈門市行政服務中心辦理退款手續。如逾期不還,將按照《廈門經濟特區失業保險條例》第三十九條的規定依法處理,還將列爲失信人員、報送廈門市社會信用信息平台,並按照國家人社部及本市社會信用相關法規實施失信懲戒措施。

  11月8日,陈某已办理了退费手续,向市社会保险管理中心退还2018年 1月至 2018年6月已享受的灵活就业社保费补贴共4256.76元。

  案例二:

  2018年10月,廈門市社會保險管理中心通過待遇比對查詢發現原退休人員老張疑似已于2018年7月死亡,立即停發其退休待遇,並發函至老張家中,要求家屬退還多領的養老金。

  稽核工作人員到老張家所在社區,向居委會工作人員了解老張的情況,並撥打老張的兒子小張的聯系電話,告知其多領老張養老金2個月共7000多元,其負有退還多領養老金的義務和責任,關系到個人信用記錄。根據《社會保險稽核辦法》第十二條,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應當對參保個人領取社會保險待遇情況進行核查,發現社會保險待遇領取人喪失待遇領取資格後本人或他人繼續領取待遇或以其他形式騙取社會保險待遇的,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應當立即停止待遇的支付並責令退還;拒不退還的,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依法處理,並可對其處以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罰款;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0月底,小張向社保中心基金賬戶轉入了多領的養老金。

  案例三

  2017年4月,市人社局在勞資糾紛排查工作中,發現我市某廣場項目的勞務承包單位安徽某建設勞務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工資行爲,立即立案後指派監察員進行調查。

  經查,發現安徽某勞務公司從北京某裝飾公司分包某廣場項目裝修工程勞務後,由安徽某勞務公司項目生産管理員鄭某先後招用了張某、劉某、唐某等多個施工班組進場施工,以工程款被拖欠爲由,未支付張某等67名工人工資154萬多元。北京某裝飾公司作爲施工總承包單位,未能盡到主體責任,用工管理缺失,無法配合勞動監察機構的調查工作,也未按照要求提供相關材料。

  2017年7月,市人社局依法對北京某裝飾公司進行了行政處罰,並對安徽某勞務公司作出行政處理,責令安徽某勞務公司依法足額支付張某等67名工人工資154萬多元。安徽某勞務公司在行政處理決定下達後,支付了張某等67人的工資。

  2018年,依據《廈門市企業勞動保障事中事後監管評價辦法》,市人社局將北京某裝飾公司記不良信用記錄,信用評價等級爲B級,進行重點監管;安徽某勞務公司信用評價等級爲C級。市人社局將兩家公司拖欠工資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通過網站向社會公布,納入“失信黑名單”。

  案例四:

  2017年12月28日,員工向市人社部門投訴廈門某餐飲公司未支付2017年11月和12月工資,法定代表人洪某無法聯絡。經查,該餐飲公司于2017年12月28日關門停業,法定代表人洪某自2017年12月28日起無法聯絡;截至2017年12月28日,公司拖欠工資總額共計146900元。立案調查取證期間,執法人員多次通過發送手機短信及撥打聯系電話等方式通知洪某前來配合調查,並前往公司經營場所及洪某家通知,但洪某均未接聽電話及回複短信,且未在規定時間內配合調查。鑒于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無法聯絡,思明區人社局于2018年1月30日在該公司經營場所張貼《限期改正指令書》,並以手機短信方式將《限期改正指令書》直接送達給洪某,責令該公司于2018年2月5日前向勞動者支付勞動報酬,該公司在指定期限內仍未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

  該餐飲公司行爲已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人社部門于2018年3月28日將本案移送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偵查處理中。市人社局將其拖欠工資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通過網站向社會公布,納入“失信黑名單”。

  案例五:

  2018年5月,潘某等10名工人向人社部門投訴廈門某裝飾公司拖欠其工資。經立案調查,該公司拖欠10名工人工資80592.6元。在調查期間,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黃某隱匿不出,拖欠工資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涉及人數較多、數額較大,集美區人社局于2018年6月12日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後仍拒不在限定時間內支付所拖欠的工資。

  根據法律規定,該公司的行爲已涉嫌構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人社部門于2018年8月22日將該案移交公安機關做進一步偵查。市人社局將其拖欠工資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通過網站向社會公布,納入“失信黑名單”。

  案例六:

  2018年7月16日,陳某等18名工人向人社部門集體投訴廈門某服裝公司拖欠其2018年3-7月份工資計28多萬元。經立案調查,該公司拖欠28名工人勞動報酬222622元。在調查期間,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葉某隱匿不出,拖欠工資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涉及人數較多、數額較大,集美區人社局于2018年7月20日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後仍拒不在限定時間內支付所拖欠的工資。

  根據法律規定,該公司的行爲已涉嫌構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人社部門于2018年8月30日將該案移交公安機關做進一步立案偵查。市人社局將其拖欠工資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通過網站向社會公布,納入“失信黑名單”。

  案例七:

  2018年6月26日,10余名工人向人社部門集體投訴廈門某物流公司拖欠其2018年3月至6月工資,且公司老板無法取得聯系。經立案調查,該公司拖欠63名工人工資1400829.00元。

  在調查期間,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隱匿不出,拖欠工資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涉案人數多、數額較大,集美區人社局于2018年7月2日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該公司仍不在限定的時間內支付所拖欠的工資。

  根據法律規定,該公司的行爲已涉嫌構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人社部門于2018年8月30日移交公安機關做進一步立案偵查。市人社局將其拖欠工資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通過網站向社會公布,納入“失信黑名單”。

  案例八:

  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人社部門收到35人投訴稱廈門某服飾公司拖欠工人工資。經調查,該公司已停産關閉,法人陳某已無法聯系。同安區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引導工人至勞動仲裁,經仲裁裁決,共拖欠工人工資200780.2元。後工人申請法院強制執行,過程發現公司剩余財産已被搬空轉移,公司法人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人社部門于2018年9月3日將該案移送至同安區公安分局。

  市人社局已將其作爲重大勞動保障違法失信行爲在局門戶網站予以公布。今年12月,市人社局還將其列入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

分享到